首页 > 市民天地 > 百家之言  

洛阳文化创意应如何破局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1日

    相对于当下有的城市缺少文化借文化、没有文化造文化,洛阳——坐拥华夏文明原点的巨大区位优势,怎样在“中国梦”新的发展机遇到来时把握机遇、占得先机,文化的创新显得愈发重要。厚重的历史既是发展的动力也可能成为阻力,丰富的文化资源既是财富也可能是包袱。关健是我们在面向未来时有没有文化创新的意识和激情,这是一座城市的精神气质和灵魂所在。为此,《文化河洛》在新的一年里将对文化创意给予更多的关注,本期采访了十位有志于文化创意的人士,希望在与他们的对话中,感受到文化创意之于洛阳的独到见解和热忱。

 

宋荣欣:创意集市,让创意走向创业

宋荣欣,洛阳理工学院艺术学院院长。

创意集市指在特定场地展示、售卖个人原创手工作品和收藏品的文化艺术活动。在欧洲许多城市,创意集市已成为城市魅力的一部分,是最为草根、新锐的街头时尚的发源地,也是众多才华横溢的原创艺术家与设计师的事业起点。许多最具天分的人在集市中被发掘出来,建立起自己的时尚品牌。

 作为创意集市的倡导者,宋荣欣认为,洛阳是一个综合城市,一个工业集结地,而且还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所以,我们可找的创意元素特别多。就以洛阳文化元素延展开,设计这些创意,使他转化为产品,为市民服务,即“生活洛阳”。让这些创意能够更快地跟洛阳、跟整个社会来接轨、跟市场接轨。因为文化创意产业需要一个链条,跟市场、企业形成对接,才能体现它的使用价值。

文化创意产业不是一个概念,它需要一个出口,出口就是通过产品与市场对接。像“手绘洛阳”地图,就是文化名胜景点通过手绘形式展示给有需求的人。洛阳是一个旅游城市,它的文化内涵比较丰厚,景点也比较多,通过这张地图,我们洛阳所有名胜和历史文化,包括吃、住、行都可以体现。从一个点介入,征求资深专家,像台湾文创产业领军人物邓有利先生,把这个界点丰满,然后转化成产业,这样的作品和创意才具有市场和生命力。

而“方言扑克”原创的思路就是洛阳作为一个历史的名都,他的语言有自己的特色,通过它可以追溯到历史的一些痕迹,因为这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地被淡忘。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才会对今天有新的认识,所以抓住这个元素——洛阳方言展开,让艺术和产品结合,满足社会的诉求,又体现洛阳的文化特色,呈现的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势。企业拿着这样的创意设计,激活了更大的市场,同时回报这些师生。这些作品在产生经济价值的同时,其实也是肯定了他们的社会价值。

学校办学理念应立足市场,放眼国际,创意为先。培养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设计类型应用人才,支持洛阳文化产业发展,支撑洛阳现代设计的发展。高校的职能就是教学、科研和为社会服务。作为艺术院校的学生,就是通过作品为社会服务,采取各种模式和方式了解国际上的前沿文化,立足于本土,挖掘自身的元素,“越是民族的东西越是世界的”,把思路放开,不封闭自己,然后去引荐、借鉴最适合我们的。我们生活在洛阳,我们的作品应该为洛阳服务,利用洛阳的文化元素,把国际的先进理念导入,这样形成的作品就有前瞻性和前驱引导性。

 

郭爱和:让三彩成为洛阳的核心文化元素

郭爱和,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三彩釉画创始人。他的三彩艺作品,是中华传统工艺美术与现代生活的有机结合,赋予了中国传统陶瓷艺术创新的灵感和生命力。

提到文化创意产业,郭爱和先生认为,首先,任何创意都是有根基的,我们要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洛阳文化资源丰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现有资源转化为资产。现有的文化资源是古人的骄傲,我们要将文化资源变为资产就要通过创意。正所谓“不破不立”。文化创意就是将人脑中固有的一些东西剔除,用新的思维、方式将传统文化重新展现,使之更有活力。国家已将河南定为华夏文明的传承创新区,但传承不是保持不变,关键是创新。我们要做的是抓住国家对华夏文化的重视进行创新。正是人类不断进行否定、进行革新,才有今天的文明。历史也证明,只有优秀的传统才值得创新。其次,我们要提升创意的品质,不能将“大餐”改造成“烩菜”。对洛阳文化进行提升,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洛阳的核心文化。那么,洛阳的核心文化究竟应该是什么呢?郭爱和认为就是洛阳三彩。China是中国的英文翻译,它还有另一层意思——陶瓷。中国的第一文化品牌就是陶瓷,而陶瓷发源于洛阳三彩,所以洛阳三彩文化应该是中国陶瓷的根文化。中国陶瓷史即是在洛阳三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郭爱和先生表示,下一步他将做好洛阳三彩学的理论构建,从理论上提升洛阳三彩的地位,使其像“红学”、“敦煌学”一样为人所熟知。通过三彩人的努力让大家认识到洛阳三彩史就是中国陶瓷史,也是世界陶瓷史。三彩艺的奋斗目标就是实现洛阳三彩走进千家万户,真正做到让艺术融入生活!

 

李学武:牡丹文化创意无限

李学武,洛阳牡丹瓷研究院院长。

作为洛阳文化产业的领军人物,李学武和我们谈起“李学武牡丹瓷”的研发及牡丹文化产业发展是那样的一往情深:凭着对牡丹文化与陶瓷艺术的酷爱,李学武萌生了将牡丹文化元素与中国陶瓷技艺相融合的创意思路。2007年以来,他上百次奔赴东阳、仙游木雕、南阳玉雕以及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福建德化三大瓷都和五大官窑等地,辗转大江南北,遍访全国名窑,到处拜师求艺,还涉足全国10余个博物馆查阅史料,整理了20余万字笔记,历尽艰辛,煞费苦心。

经过近3年潜心研究与探索实践,以唐白瓷和唐三彩制作工艺为基础,以优质高岭土为原料,以生态牡丹为原型,以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为主要题材,汲取雕塑造型、镂空捏花、装饰刻印、颜料釉色等工艺精华,博采陶瓷与雕塑艺术众家优长,在历经数千次试验后,于2009年底创造出了依托河洛地区出土和传世且有牡丹纹饰的三彩陶瓷器并用手工制作的新派艺术陶瓷——李学武牡丹瓷。

为把牡丹文化做大做强,同时也加强河洛文化衍生品研发能力,做大牡丹瓷产业规模,实现跨越式增长,李学武将打造最大的河洛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以牡丹瓷为主导的系列工艺产品达到日用瓷、收藏瓷及大型艺术瓷、牡丹刺绣等多个产业链几十大类千余个品种,各类产品年生产量增至15万件。园区年综合产值可望达到18亿元人民币。该项目通过3-5年的科学规划与建设,力争打造成为以洛阳河洛文化创意研究设计、河洛文化衍生产品制造、工艺美术职业教育培训、旅游观光等中部地区最大的河洛文化创意产业基地。

 

邵斌:洛阳文化创意应深度挖掘

邵斌,洛阳市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

邵斌先生认为,对于洛阳,文化创意很重要但又很欠缺。洛阳人思维上习惯往后看致使创意不足。洛阳的书法、绘画、民间艺术、工艺美术、文物收藏、神话、传说、历史典故、遗迹等都是可以无限创意的东西。龙门石窟、白马寺、天堂、明堂、帝王陵墓都在给我们诉说着什么,洛阳需要将这些元素做精做深。

比如说隋唐遗址,我们在上面建了隋唐遗址植物园,如果我们能在里面精心打造一个万众瞩目的晚会,让来洛阳的游客能梦回洛阳,穿越到千年帝都的岁月长河中去,一定非同凡响。再比如说前几年洛阳曾举办牡丹仙子选美大赛,如果把牡丹仙子换成牡丹观音,洛阳的佛教祖庭文化将会与牡丹花城文化很好地结合起来,游客在观花的同时,又能向牡丹观音祈福,这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创意是无限的。邵斌说,就洛阳的文化元素来说,我们有很多可以发挥的空间,怎样让它更完美、更符合大众审美才是我们应该去认真探索的。曹植著有《洛神赋》,如果在洛河岸边立一个高大美丽的洛神像,在洛河面上演绎与洛神有关的传说,晚上实景演出,将静态创意延伸到动态创意,把洛阳的名人典故、神话、传说、故事加以创作延伸成多部演出。同样,对于明堂,白天游客看见的是废墟,晚上我们可以用激光的手段再现当年的盛世场景,将大唐皇宫的辉煌用动态展现,废墟和往昔繁盛的落差定会给观光者带来心灵上的震撼。

当然,想要创意无限就需要改变洛阳的传统视角,在改变洛阳面貌的同时提升软实力。洛阳有太多宝贵的文化元素,值得我们进行深度挖掘。

 

孙钦良:文化企业应以重振洛阳辉煌为己任

孙钦良,资深媒体人,文化学者。

对于洛阳厚重的文化底蕴如何成为文化产业的宝贵资源,孙钦良认为,洛阳文化产业处于起步阶段,我们洛阳文化资源丰厚,文化符号繁多,但发展文化产业方向感不强,像织毛衣一样,线头太多,就织不成一件毛衣。但也不能一味地埋怨洛阳文化企业、文化创意、文化产业。洛阳属于内陆城市,又是三线城市,人才缺乏,没有前沿意识,沉浸在古都的辉煌中;眼界局限于河洛文化,创意滞后于产业,没有城市主题文化创意。

洛阳的文化创意要想有突破,首先是要突破思想,要把眼光放远,不要仅仅局限于河洛文化;其次,市政府要有专门的机构,不应仅仅限于形式主义,零散地召开专家座谈会,而不是仅限于得到一个会议纪要。这就需要一个文化创意机构,常年有目的、有计划地作出长远规划、中期规划、短期规划。再次,应该汇集人才,不仅培养自己的专业队伍,网罗各路专业人员、智囊团,还要不惜代价地聘请拥有专业创意文化产业的外界专家,不能要那些纯理论,而非华丽前景描述、臆想、想象,而是要接地气、有项目、可操作性强。

说到洛阳的城市气质,孙钦良说,城市气质首先是人的气质,如洛阳固有的城墙根气质,即帝都意识。几位老人,抽着烟,坐在城墙根下,谈起唐朝的辉煌、宋朝的浪漫、清朝的没落。几句叹息,是一种焦急,是一种自豪和无奈,自豪是往日的繁华,也是一种警醒意识、自省意识。而我们文化企业,就不能跟着去叹息,而应该把叹息化为呐喊,把发展洛阳文化产业、重振洛阳辉煌当作己任,重新抬起脚步,创造出新的东西。

 

王豫明:热爱——创意的原动力

王豫明,独立艺术家,艺涉绘画、陶艺、影像等。

走过洛河南岸的左岸河洛文化艺术街,右手边二楼,这里有家店铺叫“左岸五号水木青花体验馆”,得逢主人在家,我们便有了机会听馆主说说洛阳和瓷的故事。

这里的瓷器是景德镇的,但又是洛阳的。把景德镇的瓷器带到洛阳来,加入洛阳某些符号,比如牡丹——富贵吉祥,而或其他的符号如佛像,形成新的概念。原来青花的牡丹也很富贵也很雅致,也很出彩。这是加入了洛阳符号中国元素后的出彩。这就是文化创意。它融合了百家之长,把握了内在之美的东西,就会拥有了它的价值,就有了留下来、传播开来的理由。

怎么从厚重的历史文化中捕捉到这些创意呢?王豫明说,首先你得爱。你要问自己爱不爱故乡,爱不爱洛阳,爱不爱洛阳的历史文化。爱的时候,肯定能从这种情怀里找到相同的爱,它是一种媒介,依附于文创产品、创意,体现出来,分享给大家,打动了自己才能打动别人。拍牡丹的时候,你要问问自己爱牡丹吗?你只有爱,才能从盛开的牡丹、衰败的牡丹、凋零的牡丹中找到不同的爱、不同的美。悲怆、孤傲、富贵、繁华、凄清等都在你的爱里,都会跃然作品里。

 

徐磊:跳出洛阳看洛阳

徐磊,洛阳牡丹文化艺术节市场部负责人,《墨言洛阳》策划人。

2014年伊始,在洛阳的文化艺术圈刮起了一股小旋风,一本册页的发布震撼了洛阳艺术界。

作为大型历史题材书画系列真迹册页的《墨言洛阳》,一共12集,每集12章页,每集每年创作60册。每章页选取洛阳历史经典文化符号或洛阳代表性的实体景点为题材,由洛阳本土知名画家创作,并有洛阳本土知名书法家题诗,可谓诗、书、画、印一体的洛阳经典再创作。

谈及这本册页的诞生背景,徐磊说,洛阳文化底蕴深厚,诗书画艺术璀璨,生长在这样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总有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感,时时刻刻想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所以当三年前第一次看到册页这种题材时,他的眼睛为之一亮:何不将洛阳的文化元素用诗书画的艺术表达方式、以册页的题材形式展现给世人呢?这样,人们在鉴赏把玩的同时,一面可以提高自己的艺术鉴赏品位,一面又可以了解真实的洛阳。

想来容易,干起来并不简单。从《墨言洛阳》册页名字的确定到主题的选定,从甄选艺术家再到册页的印制,《墨言洛阳》5个人的团队一忙乎就是三年。

创作成品面世后,迎来了不少赞誉,但也不乏“风凉话”:徐磊就是个高级画贩子,《墨言洛阳》不过是个礼品罢了。徐磊说,他很不赞同这两种说法。其一,自己做这件事,并不完全为了赚钱。如果为了赚钱,不会选择这么一条漫长的路;其二,《墨言洛阳》的最初定位就是艺术品而不是礼品——没有喧嚣,只为传世。简单地把《墨言洛阳》定位为礼品,是对这本册页和《墨言洛阳》团队的不尊重。“但我管不了别人的嘴,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让别人去说吧!”徐磊释然地笑了。

谈及洛阳文化创意及文化产业的现状,徐磊说,洛阳文化产业存在“一厚一薄”的现状。厚即历史文化氛围浓厚,薄即文化创意单薄。客观地讲,洛阳文化艺术品还处在起步阶段。洛阳历史文化厚重不假,但不能成为包袱和枷锁,而应该成为坚实的创作基础。海南、深圳等城市之所以文化创意做得好,其中之一因素就是没有包袱,所以敢想敢干。所以说,要做好洛阳文化创意,就必须跳出洛阳看洛阳。

 

陈正坤:洛阳文化产业应集约化发展

陈正坤,河南国之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就洛阳企业如何在文化与产品之间走出一条新路,陈正坤先生谈了他的看法:文创产业需要政府与社会的支持,以个人与企业的努力很难在文化产业发展的道路上撑起一片天。没有政府提供大环境的支持,文化企业的生存将举步维艰。

好的文化公司必须有文化产业以及产品支持。现在国之花主要开发牡丹产品,像牡丹茶、牡丹酒、牡丹精油、牡丹书画、牡丹瓷等。下一个目标就是创建文化产业园,国之花已准备在瀍河、新安、宜川万安山等地开发生态旅游的项目,发展循环农业、绿色农业。陈先生觉得文化一定要落地,要注重产品开发与文化产业园的创建。对于洛阳这样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我们的文化产业发展的并不好。来洛阳旅游,我们除了龙门、白马寺、牡丹花并不能给游客提供其他的项目。把牡丹产业集中在一起势在必行,目前洛阳的产业园有一堆,但都是各干各的,政府应该集中力量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像牡丹花产业园就可以将采摘、组装、研发基地以及游客现场体验等项目整合起来,集约化发展才能吸引游客。做到让游客“听得到、看得到、摸得到”,做好集餐饮、娱乐、展览为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让游客得到立体的感受。洛阳的花园有国家牡丹园、国花园……很多很多,多到洛阳本地人也分不清。我们可将洛阳的十来个大小不一的牡丹园进行整合,集中力量开发牡丹产业,不让资源浪费才是最关键的。

国之花目前是集团化公司,并把发展文化产业作为公司的名片。与团中央网络合作举办的中国青少年网络春晚洛阳赛区的选拔、国之花创办的各种杂志、协办洛阳的牡丹文化节、关林文化节、河洛大典等项目都是为了提升整个公司的形象,同时宣传洛阳、宣传国之花,尽管这些项目并未带来收益甚至是赔钱的,但陈正坤觉得这种投入是值得的,他愿意为了洛阳文化产业的发展不遗余力。

陈正坤说,政府指定国之花商城为牡丹产品的专卖店,该商城集牡丹文化产品、牡丹工艺品、牡丹深加工产品及地方名优特色产品于一体,是集中展示销售牡丹特产的最佳平台,让来洛游客、洛阳群众乐得买、买得到、买得值。国之花商城将继续坚持宣传洛阳、宣传牡丹产品的原则,陈正坤说:“我们做的不是奢侈品,产品都是市场最低价,我们坚持走平民路线。”

 

 

 

 

苗锦:创意是文化产业的灵魂

苗锦,河南名阁影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作为河南省文化产业领军人物,文化强省强什么?怎么强?苗锦有她自己的思考。由于缺乏创新,到处“山寨”产品流行,许多文艺作品创作习惯于“炒冷饭”,国外迪斯尼式的公园或者其变种式的主题公园到处开花,横店式的影视基地密集频现,印象式的室外大型实景演出在各地克隆,影视动漫量大而效果难显;由于缺乏创新,许多地方人文旅游习惯于建园子、盖房子、竖雕像、刻碑林、塑蜡像、搞展览,方式雷同……所有这些,都导致效益低或效益短。在文化资源利用上缺乏创新,可以说是当前形势下束缚文化产业发展的瓶颈,破解的秘诀仍在于“创新”二字。

创意首先是创新意识,创出新意或意境。创意是文化产业的灵魂。

苗锦喜欢创意,她以自己的公司为载体,大力宣传创意对企业、对社会的重要性。她不惜一切代价为公司聘请了两个创意大师,一个是王麒诚,人称“漫画侠客”,是中国漫画研究院院长、中国漫书创始人,他曾独自走遍中国,行程近十万公里。出版《漫画旅行中国》、《带一本书看奥运》、《带一本书看世博》、《花开中国》、《万种风情》、《幸福请柬》等漫画绘本与插图本。曾任世界漫画大会副秘书长,与世界各国漫画英雄豪杰结为好友,他与苗锦女士一样,热爱天地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喜欢与真性情的朋友一起把酒言欢。喜欢用吉他自弹自唱做忧郁状,喜欢看草原上流动的白云和它们变幻莫测的样子。王麒诚的作品入选国际漫画展、中国漫画展并在《人民日报》等重要报刊发表,所写文章获首届中国漫画理论奖。漫画作品线条简练,创意丰富,看似朴拙的线条中常常蕴涵生命的感悟与禅意。就是这样一位大家成了名阁公司的常客,其作品常年在公司展出,使公司员工经常受到创意的熏陶,引爆创意的灵感。另一位就是赫赫有名的黄振铭,现任台湾创意设计中心副执行长,同时任台湾高等教育评鉴中心基金会技术审查委员、国立成功大学设计学院第三任院长评鉴委员,长期从事创意设计产业发展研究,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黄先生在今年六月两次到公司演讲,为名阁公司及洛阳的文化产业发展把脉、献计献策。对于当前洛阳正在加快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建设步伐,如何利用文化创意这一“金手指”,使沉睡着的历史文化资源转化为现实旅游资源,从而创造出更大的经济价值?黄振铭说,目前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洛阳遍地都是文化,但这一优势并没有形成区别于其他城市的亮点和特色。其原因之一,是创意设计不够,致使历史文化资源只停留在观赏层面上,没有带来真正的文化价值。

按照两位大师的思路,苗锦正带领她的公司利用洛阳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大做创意文章,生产出了大量相关的产品。如动画影视作品《定鼎门》立体牡丹画等,让人们更直观地领略到洛阳的特色所在,让已经消失的景观使大家随时看得到、摸得着。

 

 

 

陈晖:创意设计要直指人心

陈晖,洛阳市艺术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所所长。

陈晖认为,设计是一个系统,是将科技、手工艺、艺术完美的集合,围绕人、自然、宇宙所做的创意。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手工艺是几千年形式与内心文化的沉淀,同时需要艺术的灵感,它们三者的交集就是大设计。而设计师首先要“明心见性”,作品才能直指人心。与其每天都在问别人需要什么,不如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问问自己需要什么。从自己所需要的入手,深度研究大众的需求,关注产品的开发,投入精力和财力,把每一件产品做成品牌,给游客更好的体验。

洛阳文化本身就有很多符号,实际上记录的是洛阳文化的一些深层次的东西,符号并没有错,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活态去用它,我们如何挖掘出在当下的时代的全新的河洛面貌,去活态地传承。传承中创新是核心问题,所以不要纠结在符号上,陈晖觉得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理解符号以及几千年符号的演变,如何创新符号。

很多游客来洛阳旅游,都表示没有发现更多特别的东西。陈晖说,“关于龙门石窟的系列衍生品,如旅游纪念品等,都开发的不够。”陈晖说,开发独特的创意礼品,可以作为洛阳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个突破口。洛阳历史厚重,文化资源丰富,可以转化为艺术品的洛阳文化符号太多。但洛阳的整个行业特征是规模小、产能低、缺乏有效的推广。因此,成熟的市场、良好的企业家精神、和谐的政企关系及强大的产业基础,是洛阳文化产业发展最需的“养分”。

陈晖认为,发展文化产业核心在人才,人才带来的收益是超乎想象的。足够的创意设计可以赋予产品更高的附加值。他建议,不妨通过优惠的政策、好的外部环境等,先吸引人才来到洛阳,再培育创新性人才,最终产生属于洛阳的“创意大师”,形成整合的力量,用一种全新的语言来诠释文化。

 

范凡:牧雨文化,让生活慢下来

范凡,牧雨文化有限传播公司创办人。

在洛阳,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坚信文化是扒拉人类灵魂的艺术,文化是一股气息,是一种气质,回归自然,释放约束,放飞梦想,沐浴那一米阳光的露珠,带来的将是雨水般的滋润。这就是牧雨文化,一群活力四射、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年轻人希望能够做出洛阳最纯正的文化。

认识他们是一种偶然,在去年的一个展会上,我们发现了一种特别的手绘艺术品。它包括洛阳的手绘地图以及有洛阳人文景色与自然风光的系列手绘明信片。据了解,这些明信片共有40多套、600多张,全部是牧雨文化工作人员的原创,这个系列被他们称为“牧雨文化洛阳印记”。同时,他们还设计开发了其他创意产品,包括扑克、书签、便签本、服装、牡丹杯系列、唐妞玩偶等。

范凡认为,“慢”是“快”的基础,只有习惯“慢生活”,才能够快速准确找到定位而不迷失自己。让生活慢下来,用心去过。牧雨文化现在正在全力筹建my dream 后现代书廊,图书在书廊只占一部分,喝喝咖啡,两三好友聊聊天,看本好书,买个有意思的纪念品才是后现代书廊的全部。他们希望将书廊建设成为一个具备文化推广、阅读激发、时尚创意等多功能的文艺空间。在以“数字”和“速度”为衡量指标的今天,保持着快乐人生态度的人也越来越少。只有慢下来,才不会错失很多美好的事物。范凡说:“希望my  dream后现代书廊可以成为大众群体共同参与的空间,成为塑造、发展、传递洛阳文化产业的一个平台。”

 (撰文:河洛文化研究会编辑部)